医学网
www.yixuew.cn

里程碑!Me2药集中谈判试点,丙肝玩家心跳不止

关于国谈的评论在此就不再做搬运了,笔者在医药行业寒冬的2019年最后一个月头,写下这篇短文的核心观点是:

国家医保集中谈判试点,留给Me2药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场景如下:

四家企业6款丙肝药物,都刚刚上市,都是不同分子,都有各自专利,结果坐在一桌谈判,福建局林崧主任,最后当着四家公司老大宣布,

吉利德、默沙东两款药进入医保目录,其他不同分子的专利药全部出局不进医保!!

令人震惊的结果

在2017-2019年这风云变幻的三年,国内仿制药企业不断刷新低价,不断被清场走人,传统企业、创新企业都在或急或缓地转向Me2药研发,虽然要重新做临床试验,耗时不短,但起码保住了价格空间,为后续的企业留下了生命延长的线索,也为投资人带来故事和退出渠道。

歌礼药业从罗氏拿来了NS3/4A蛋白酶抑制剂,并实现了2018年6月的快速上市,但是好景也太不长了,2019年11月就开始坐在谈判桌上谈判,别人进医保,歌礼不进,就意味这个药物的全线停滞乃至下滑,股票市场积极印证了这个简单逻辑。后面一个药还没上,就开始了这个逻辑,心疼吴总,心疼投资人。

这个逻辑一旦打开,不得不引起我们对人生的大思考。

降糖领域的各种DDP-4,GLP-1,抗凝领域的各种沙班,前列腺癌领域各种鲁胺,大分子的各种生物类似药,都完全符合这个逻辑轨道,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下回国谈是不是也各自拉一桌谈判?想想都害怕,想想都有“罪”。

仿制药那边,一天的降脂降压药已经可以一块钱买到了,飘总在雁栖湖说仿制药已经不再新立项了,印度企业说他们不怕降价,品种齐全,赛诺菲清场,业界一篇哀嚎。

创新药这边,11月发生的不同分子国谈逻辑,虽然在央视新闻里不起眼,但是谈判现场的情况,让人着实一身冷汗,原研药与创仿药一桌国谈,势必成为中国制药里程碑事件!

Me2的本质是保价格,以延续企业。丙肝药国谈这一场心跳,会让诸多企业惊醒。

感恩节当天,两件大事一起传出消息,药王价格降低膝盖以下,国谈第二轮目录出来,同行在一起,笑谈:感恩节拉低中国医药人薪酬水平最少10%!

2019年11月29日,《深化医改的若干政策措施》的2019年3号文,再一次印证了上下统一的药改决心。

不管怎样,Fast-follow仍然是当下国内药企能力与财力的必选项。但是如何在创新立项与药物设计的早期,树立更高远的治疗立意,也许会快速引发丙肝药国谈事件之后的群体思考。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