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网
www.yixuew.cn

应对第一波COVID-19 香港为什么没有采取全封闭措施?

日前,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2020第一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8%。增速破“0”,这是自1992年以来中国经济第一次出现季度性的萎缩。疫情当前,一季度GDP “负”了,这是救人的代价。

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正是由于中国在新冠疫情之初就采取了诸如武汉“封城”之类较为严格的措施,才使得当下中国的疫情免于像欧美那般严重。如今,中国以外的确诊人数已超过200万,国际的疫情数据更加证明了武汉“封城”等严格的公共卫生干预措施是正确的决定。

顶级学术期刊《Science》近日发表过一项关于“中国COVID-19疫情暴发的最初50天内传播控制措施的调查”。研究结果显示,武汉出行禁令和国家紧急响应推迟了疫情增长,最终限制了COVID-19疫情的规模。据估计,武汉的封城将疫情扩散到其他城市的时间推迟了2.91天(95%置信区间:2.54-3.29),从而推迟了中国其他地区的疫情增长。

目前,面对百年难得一遇的全球大流行病,全球不同国家采取的应对策略基本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效仿中国防疫的成功经验,实行了不同程度的隔离措施。常见的包括关闭工作场所、学校以及限制聚集,进一步的则直接颁布居家令。韩国、越南等亚洲国家在限制措施上较早开始就模仿中国,目前效果较为明显,而欧美以及非洲地区的防控措施则普遍呈现缓慢升级的节奏,3月中下旬开始意大利等国才实施了全面封锁。另一类是消极应对的方式,比如英国提出的“群体免疫”计划,但在疫情更为严重、死亡率接连攀升的情况下,考虑到社会、经济和政治的稳定性,消极应对的国家随后也基本上开始趋于采取更为严格的防疫措施。

DOI:https://doi.org/10.1016/S2468-2667(20)30090-6

4月17日,《The Lancet Public Health》杂志发表了一项研究,分析了中国香港采取的较为“温和”的控制措施,如出入境限制、检疫、隔离感染者和接触者等,来应对第一波COVID-19的结果。

截至2020年3月31日,香港共有715例确诊COVID-19,其中94例为无症状感染,4例死亡,香港总人口约为750万。

香港于1月底实施的控制措施,包括严密监察感染者,不仅对入境旅客,而且对当地社区也是如此。3月初,每天约有400名门诊病人和600名住院病人接受检查。此外,追查和隔离所有受感染人员(在有症状之前已经监测了2 天)密切接触者,并将度假营和新建屋苑改为隔离设施。此外,任何从中国大陆入境以及来自感染国家的旅客,都必须在家中或指定场所进行为期14天的隔离。政府还采取了鼓励社会隔离的措施,包括灵活的工作安排和关闭学校,许多大型活动也被取消了。

香港实施的干预措施的时间表

COVID-19在香港的发病率和传播能力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分析了在2020年1月下旬至3月31日期间香港实验室确诊的COVID-19病例的数据,以估计COVID-19的每日有有效增值数(Rt)以及随时间推移传播率的变化。因假设流感和COVID-19之间的传播方式和效率相似,研究人员还分析了所有年龄段的门诊患者的流感监测数据和儿童的流感住院治疗情况。

此外,研究人员还对香港普通成年人进行了电话调查,分别于1月20日至23日(1008名受访者)、2月11日至14日(1,000名受访者)及3月10日至13日(1,005名受访者),以评估他们对“COVID-19”的态度及行为转变。

进一步的分析显示,在最近(3月)的调查中,85%的受访者表示会避开拥挤的地方,99%的受访者表示会在离开家时戴口罩,而1月份的调查中,这一比例分别为75%和61%。相比之下,在2003年SARS爆发期间的类似调查中,使用口罩的比例约为79%,而在2009年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期间,使用口罩的比例为10%。研究人员说,这些行为上的变化表明了COVID-19在人群中的受关注程度。

虽然自3月初以来,没有确定感染源的COVID-19病例越来越多,但Rt仍在1左右。这些病例的增加可能是输入性感染的结果。这突出了边境控制措施的重要性,包括对入境旅客的密切检测和持续追踪,尽管随着病例数量的增加,这些措施将越来越难以实施。

分析表明,在1月下旬实施物理疏离措施和改变人群行为后,流感的传播也大幅下降,2月份的流感传播率降低了44%,而之前的两周的平均Rt估计为1.28。在停课的几周内,学校停课率达到0.72。这远高于2009年流感(H1N1)大流行期间因学校停课导致的流感传播减少10-15%,以及香港2017-18冬季期间乙型流感传播减少16%。同样,根据儿童的流感住院率,流感传播率下降了33%,从学校关闭前的平均Rt为1.10,到学校关闭后的平均Rt为0.73。

论文作者、香港大学Peng Wu博士认为,2020年流感传播率的下降速度比前几年更快,当时仅实施了停课措施,这表明其他社会隔离等措施对流感的传播产生了实质性的额外影响。由于流感和COVID-19都是具有类似病毒脱落动力学,都是可直接传播的呼吸道病原体,因此这些控制措施可能也减少了COVID-19在社区中的传播。

值得注意的是,该研究有一些局限性。首先,无法确定哪种措施对于抑制COVID-19的传播可能最有效。其次,由于依赖的是自我报告的数据,可能会存在偏差。最后,尽管门诊和小儿住院患者流感病毒感染的发生率有所降低,这也有可能与其他因素有关,比如正值农历新年假期等。

总之,这项研究表明,香港控制COVID-19传播的措施是有效的,并且也对香港的流感传播产生了重大影响。尽管尚未精确阐明COVID-19的传播动力学和传播方式,但它们很可能与流感病毒传播至少具有某些共同特征,因为这两种病毒都是可直接传播的呼吸道病原体,具有相似的病毒脱落动力学。

领导这项研究的香港大学Benjamin Cowling教授说道,在中国香港实施的措施没有在中国大陆用来遏制传播的措施那么严厉,或许在全球许多其他地区更可行。如果这些措施和人群反应能够得以维持,则它们可以有意义地减轻局部COVID-19流行病的影响。

参考资料:

[1] Study examines how Hong Kong managed first wave of COVID-19 without resorting to complete lockdown.

[2] HKUMed research examines how Hong Kong managed first wave of COVID-19 without resorting to complete lockdown.

[3] 《科学》披露武汉封城紧急响应效果:中国新冠感染少了96%.

原标题:柳叶刀子刊:应对第一波COVID-19,香港为什么没有采取全封闭措施?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