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网
www.yixuew.cn

艾滋病阻断门诊里的男人、美女、警察和美少年

作者:李子君、肖伞伞

那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跌跌撞撞冲进来,几乎是滑跪在李在村面前求救。不大的诊室里,跑鞋和地面摩擦的“刺啦”声短促而刺耳。

李在村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下称北京佑安医院)性病艾滋病门诊的主任医师,艾滋病的筛查和阻断是他门诊的主要工作之一。

近年来,随着社会防艾意识的不断提高,在高危性行为或发生职业暴露后尽快寻求药物阻断的方法也更为人所了解。有人说,只要及时吃上药,就可以高枕无忧。也有亲历者在网上发帖,描述辗转就医过程中心理上的“生不如死”。

2019年12月1日是第32个世界艾滋病日。艾滋病日前夕,健康界走进北京佑安医院的艾滋病暴露后预防门诊,也称阻断门诊,李在村讲述了他看到的“恐惧”、“无知”、“后悔”和“英勇”。

他从大西北飞来阻断,被扶起时腿还在抖

“大夫,救救我!”那个“滑跪”的男人叫王强(化名),2015年的那次门诊,他被李在村扶起时,腿还在抖。

这种情绪他至少积累了6个多小时,这也是他从西北某省打“飞的”、到京后又直奔北京佑安医院所花费的时间。每分每秒,都是煎熬。

开启救命旅程的,是王强在当天凌晨4点的一次高危性行为。酒吧里,灯红酒绿让人很难抑制原始的欲望……结束后,对方莞尔一笑:“要不,你检查一下?”

被询问病史时,王强面色惨白:“没,没用套,她说她有艾滋……”此时,王强再难抑制,嚎啕大哭。

把阻断药开好,碎碎念了四五遍服药规则,确定对方的情绪有所缓和,李在村看了看表,此时距王强发生高危性行为的时间已过11小时50分钟。

带血的尖刀,划破了六位警察的胳膊

组团来的六名患者,经历高度一致。因为他们是执行同一个任务的海关警察。

那也是在2015年,这6个年轻小伙子都捂着受了刀伤的胳膊,带队的告诉李在村,他们刚刚与感染艾滋病的毒贩进行过搏斗。

穷途末路的毒贩,突然掏出一把刀,将自己的手臂划出一条大口子,叫嚣着“我有艾滋病,一起来啊!”随后,双方近身搏斗起来,歹徒用那把刀,让六位警察也都见了血。

被擒获的毒贩艾滋病毒检验呈阳性。李在村记得,六名缉毒警不同于其他病人的慌张无措,陈述受伤过程时很平静,仿佛事情是发生在别人身上。

抽血、化验、拿药……李在村说,他当时拼命想记得他们的容貌,因为一种油然而生的崇敬。在那之后的很久,科里的医护都会来打听他们怎么样了,直到李在村告诉大家:“他们都挺好。”

是阻断药,不是约P后的后悔药

性病艾滋病门诊的病人大多行色匆匆,不是戴着口罩、帽子,就是用黑色的大墨镜遮住半张脸。曾经一位女患者让李在村印象深刻:姣好的面容,穿着超短裙和10cm高跟鞋,眼睛上涂着明亮的紫色眼影,在门诊显得格外突兀。

这是她一年内第三次来门诊进行阻断治疗,李在村看着熟悉的脸,忍不住劝道:“多次高危性行为,多次吃阻断药,得病的概率很高啊。”

女孩并没回答,沉默了一会,小声说:“医生,能先借给我2000块钱吗?我今天钱没带够。”

李在村没多想就答应了,此后两个月她再无音信。李在村找到联系电话打过去,对方称自己在天津,等回来就还钱。再之后李在村就与其彻底失联。

李在村最后悔的,不是那2000块钱,而是没有来得及和她讲清楚,为何不能因为有了阻断的机会就“有恃无恐”。

关于艾滋病阻断的追问

据介绍,艾滋病阻断药的原理是切断艾滋病病毒复制的过程,防止病毒从已感染的细胞扩散从而感染更多的细胞。以性传播为例,病毒会先侵犯黏膜部位,穿过黏膜屏障后进入人体的组织、细胞、淋巴结,并在淋巴结繁殖,最后进入血液。 阻断药可以把病毒在和人体的基因整合在一起之前将其杀死,以达到阻断目的。

阻断药的成功率极高。据统计,我国每年有700到1000名医生、警察等由于工作中不慎接触艾滋病患者或HIV感染者的血液等,并因此服用阻断药,没有一位因职业暴露而感染。

Q:艾滋病阻断被更多人所知,它的有效期只有72小时吗?

A:当然!“72小时”在时间上是个临界点,只要超出这个临界点,就不要考虑阻断了,要进入常规的检验、诊疗流程。

Q:所以早一分钟吃上药都是好的?

A:那肯定啊,吃阻断药越早越好,2小时内阻断成功率99%,早一分钟吃上药就减少一分感染的几率。 发生HIV暴露后,越早服用阻断药,药物的血药浓度就能越早升上去,以保证在病毒进入血液前起效。所以一旦发生危险性行为或职业暴露,一定飞奔到医院就对了。

Q:目前都有哪些渠道可以拿到药?

A:北京地区有解放军302医院、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地坛医院、北京佑安医院四家艾滋病诊疗定点医院,其中北京佑安医院和北京地坛医院在艾滋病门诊和急诊全天24小时都可以开药。但是阻断药属于处方药,即便有些药店有售,也不属于合法合规,所以来医院就对了。

Q:阻断药的费用大概是多少?有地区差异吗?

A:目前最好的组合药是3960元一个疗程,一个疗程4周,阻断成功就不用再吃药了。

全国价格一致,没有地区差异。但是,有的地区尚没有可以开阻断药的门诊。

Q:如何在患者就医时保护他们的隐私?

A:这类患者对隐私重视程度远高于其他科室的病人。每名医生也都知道,泄露患者隐私后果严重,需要负法律责任。

我们医院病案有专人管理,病案室有防盗设施。电子档案也是专人管理,管理员会签订保密责任书,设定访问密码。

我们医院的性病艾滋病门诊是独立的一栋楼,这部分患者跟其他患者基本上不会有交集。

Q:阻断期间要回到医院吗?

A:需要的,在吃药两周和吃完四周疗程的阻断药后需要回医院复查,主要是检查肝肾功能、血常规,看看有没有因为服药被损伤出现毒性。另外,病人感染了没有,也要化验确认一下。

Q:医生会主动去跟进这些患者吗?

A:我们有一个团队专做这个,个案管理师会进行患者随访。

Q:公众对艾滋病阻断的最大误区是什么?

A:有人每隔一段时间来吃一次,简直是把阻断药当成“短效远离艾滋病药”了。但是需要清楚的是,阻断药绝不是危险性行为之后的“后悔药”,更何况服药本身对肝肾功能都有所损伤。

Q:为什么您说不能把阻断药当“后悔药”?

A:目前国内尚未发生过规定时间内服用阻断药发生感染的情况,但这不意味着阻断成功率是100%。另外高危性行为除了感染艾滋病的风险,还有感染其他性病的风险,而艾滋病阻断药对其他性病并没有作用。

Q:主动来阻断的患者,有明显的知识水平差异吗?

A:没有,除了一些特殊行业工作者,你懂的。艾滋病感染者倒是有知识水平差异。在北京佑安医院,截至目前共有9500多名艾滋病感染者来门诊定期拿药,这其中90%为男性,他们大多受过高等教育,其中七成以上为本科学历。

Q:您对这种现象怎么看?

A:服用阻断药物终究是避险的方式之一。让我感到困惑的是,按照人群中大部分是异性恋来看,来拿阻断药的人90%是男性,他们当中更多会与女性发生性行为,可是为什么只有男性前来“阻断”,与之相对应的女性在哪儿?

我琢磨好久,觉得这或许源于女性更在乎名声,一旦被人发现来过性病艾滋病门诊,会再也抬不起头来。

Q:您的从医经历中,来主动阻断的患者这些年有什么变化吗?

A:数量增加很大,外地患者增加很多,有些地方还未开设就近的阻断门诊。

Q: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

A:各类媒体对暴露后预防的宣传力度加大了,大众有了更多的信息渠道了解艾滋病阻断知识。外地患者的增加反映了现在交通的便利,只要认为有必要“阻断”,从祖国任何地方来我们医院基本上都会不超时。但是同时也显示出一个问题:有些地区还没有就近的阻断门诊。

Q:有哪个人群,是您特别需要嘱咐的?

A:青少年。相比上几代人,现在年轻人的性伙伴数量在增加,一旦“中招”,毁掉了不止是孩子的未来,可能一个家庭也毁了。

Q:您觉得在防艾宣传中,关于阻断的介绍如何更科学?

A:瞄准高危人群,重点关注。不需要广撒网,毕竟艾滋病在中国还属于低流行,不可能大街上的红男绿女都是艾滋病啊。

后记:

国家卫生健康委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0月底,全国报告存活艾滋病感染者95.8万,目前我国的艾滋病疫情处于低流行状态,但是约四分之一的感染者不知道自身感染状况,大众对艾滋病防治知识的知晓程度危害性有待提高。

采访结束之前,李在村忍不住讲了另一个让他印象深刻的画面,与阻断无关。

那是一个五官清秀的男孩,18岁,是走在路上会让小姑娘偷拍的那种。他在出国读书常规体检中发现“艾滋病阳性”。拿着检查报告,他妈妈几乎哭瘫在椅子上,他爸爸拍着妻子的背,一脸悲伤。男孩淡定地坐在一旁,戴着大耳机,沉浸在音乐里。他还没有症状,也完全意识不到他的人生将因此发生怎样的变化。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